胡娟 人大纪宝成和胡娟照片私密流出 揭秘人大纪宝成的老婆简历照片

发表日期:2019-11-26 | 来源:素食养生

  人大校长纪宝成“出事”了,耐人寻味,他最得力的一男一女两干将也早摊上事,男的招办主任权倾一时,外逃前被抓;女的曾经是办公室副主任兼校长秘书,还兼校长事务助理,一度被抛在舆论风口上,至今还是人大教工的茶余饭后谈资。

“人民日报政文”公众号发文披露,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纪宝成因违纪被内部通报,给予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并被取消副部级待遇。文章称,有一些中管干部视其违纪程度不同,分别受到了警告、严重警告、留党察看等不同性质的处分,有的已经向社会通报;有的已经在党内通报,有的则尚未公开。

  中国没有保密的事儿,几个月前,纪宝成被处分之后几小时,消息就在人民大学消息灵通人士中间传遍了,马上就有好事者把消息捅给了我。处分决定虽然没有公布,但人民大学却铲掉了纪宝成的题字,至少,他的名字是消失了。这个举动告诉人们,纪宝成做了八年校长,曾经有过无数崇拜者的大学,正在致力于让人忘了他。

  一个跟纪宝成关系很好,但同时也是我的朋友的人告诉,纪宝成现在的心情很不好,诸事不顺。而且,门庭冷落车马稀,过去围着他恭维拍马的人,现在都消失了。

  其实,这很正常,烈火烹油,终有油干灯枯之一日。一个曾经在媒体上露面最多的大学校长,即使没有背处分,也总有一日会淡出人们的视线。只是,这沉沦来得太快,让一个已经习惯了闪光灯和镜头的猛人,一时间难以适应。

  纪宝成掌校八年,这八年,我都在人大做教授,但我跟他面对面说话,总共只有一次。大概是在2005年,那年,我应聘在香港中文大学教几点钟的课。一天上午,我正在中大的中国服务中心看书,熊景明主任突然告诉我,你的校长来了!由于纪宝成造访突然,中大方面没有任何人出面接待,他是我的校长,当然我得出来陪陪他。陪他转了一圈,讲了点我知道的。

  分手时,纪宝成校长拿出了一张名片,对我说,这上面有他的手机,让我有事跟他联系。我几乎是下意识用手推开了他的名片,对他说,纪校长,我没事找你。他似乎有点尴尬,我当时还觉得诧异:我真的没有事儿找你呀?后来人们告诉我,你太不像话,不给人面子。我辩解说,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没有事儿找他,为何要他的名片?

  后来,我跟我的院长,因为一个同事评职称的事儿闹翻,闹出了2007年媒体上颇为轰动的“张鸣事件”。当时,有人警告我,别再闹了,因为纪宝成站在你的院长一边。那时,纪宝成如日中天,整个校园里,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又敬又爱又怕。如果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我还真的有点危险,有可能会被开除。当然,以我这个牛脾气,别说被开除,就是被抓起来,该斗我还是会斗的。

  事件过后,我在电视上公开嘲笑癫痫病一年几回发作了纪宝成的名言,说大学是“大师,大楼,大气事业”。因为在事件进行中,有人警告我,无论如何,不能碰这句名言。我说,一所大学,怎么会有大楼事业,莫非它是建筑工程队?既然名言都嘲讽了,其他不顺眼的事儿,也就不客气了,只要碰上,就会公开写文章抨击,成全了我的敢言,也成全了他的大度。我想,也未必是大度,因为事件之中开不掉我,后来再想开,也就难了。

  现在看来,平心而论,纪宝成还是一个能干的校长,对于人民大学而言,尤其如此。建大楼的校长多了,但能把他掌校之前像个垃圾处理场似的人大,建成今天这个模样,还是得有点本事。客观地说,他的校园建筑并不俗,有那么点趣味(明德楼除外,因为有点官场建筑的味道)。

  后来,我也去了他一手建的苏州校区,也颇具匠心。当然,如果没有他周围那些马屁精题写的诗文,就更好了。世纪城员工住宅区的建设,也给众多人大人(当然不包括我)改善了住宿条件。作为一个校长,他弄钱的本事大,办事的本事也不小。在别人手里,可怜的人大只有被蚕食的份儿,只有在他手里,校区还得到了扩张。

  光从数量上来看,半年多来2015年中纪委打的“老虎”不及2014年总数的一半。但请大家认真看表格:2014年1至6月,中纪委公布的“老虎”人数为15人,2015年1至6月,中纪委公布的“老虎”人数也是15人,刚好持平!也就是说,同比来看,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打虎”的人数是一样的,中纪委今年上半年“打虎”的节奏完全没有放缓!那么,“打虎放缓”是大家的错觉吗?对比表格可以发现,中央纪委在公布“老虎”时,2014年曾经多次出现过一天同时公布二至三人落马的情况;而2015年,仅在两会闭幕当天出现过一天同时公布仇和、徐建一两人落马的情况,在发布的密集程度上,的确不如2014年势头“猛”。但仔细分析原因可以发现,2014年同日公布的“老虎”往往是窝案、串案,如山西的塌方式腐败导致杜善学、令政策同日公布,聂春玉、陈川平同日公布,任润厚、白云同日公布;以及赵少麟、何家成同日公布等。而2015年,没有再出现山西塌方式腐败这样的极端案例,因此同日密集公布“老虎”的情况大为减少,这是合乎常理的。从被查“老虎”分布地区来看,2014年被查“老虎”共涉及17个省区市和8个中央有关部门;而2015仅上半年被查“老虎”就涉及9个省区市和6个中央有关部门,可以说,被打“老虎”分布更分散了,基本上每个“老虎”都来自不同的省份和单位,这也意味着中纪委要投入更大的办案力量来应对。这可能是中纪委工作人员感觉比去年更忙的原因之一。

  再来看一看两张图上“老虎”们被查时工作状态的对比情况:2014年的38人中,被查时在重要岗位任职者为21人,占总人数的睡眠性癲痫可以治愈吗55.3%;在人大、政协等岗位及病休者共14人,占36.8%;退休者3人,占7.9%。而2015年至今的16人中,被查时在重要岗位任职者达11人,占总人数的68.8%;已退出重要岗位的3人,仅占18.8%,退休者2人,占12.5%。

  这说明什么呢?中央纪委多次强调,惩治腐败要重点查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可以看到,2015年,中纪委“打虎”更加聚焦在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如杨卫泽、廖永远、王天普、余远辉等人。中纪委有关工作人员介绍,对于这种还在重要岗位且还可能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一般来说案件线索更加隐蔽,查处难度要比已经离开重点岗位的干部难度更大,更加需要“深挖细查”。这也是他们觉得今年工作比2014年更“难”更忙的一个原因。

  此外,据了解,中央纪委向社会公布的“老虎”主要是严重违纪违法、已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者。事实上,2014年中纪委处理的中管干部总人数多达50多人,2015年以来也已达20多人。除去被开除党籍乃至移交司法者,还有一些中管干部视其违纪程度不同,分别受到了警告、严重警告、留党察看等不同性质的处分,有的已经向社会通报;有的已经在党内通报,有的则尚未公开。

  例如,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建鸣,陕西省西安市委副书记、市长董军等因违反八项规定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向全社会通报批评;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纪宝成因违纪被内部通报,给予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并被取消副部级待遇;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韩志然,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颜世元,因违纪已被免去职务,而具体受到何种党纪处分尚未公开。

  因此,中纪委工作人员介绍,十八大以来特别是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启动后,中纪委的案件检查室更名为纪检监察室,以前只重点查涉案金额达千万元以上的大案要案,一个省一般盯住3、4个重点对象即可;现在整个省委领导班子十几个人,加上人大、政协的中管干部,多的达30余人,只要违纪、不论轻重都要监督、执纪、问责,工作量翻了好几番,难怪他们觉得更忙更累了!

  现在,您还觉得中纪委“打虎”放缓了吗?让我们重温一下今年初,王岐山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中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我们面临的形势越复杂,肩负的任务越艰巨,就越要保持坚强政治定力,有静气、不刮风,不搞运动、不是一阵子,踩着不变的步伐,把握节奏和力度,把党风廉政建设一步步引向深入。”

  数据已经充分表明,中纪委“打虎”将踩着不变的步伐,并把握好“节奏”和“力度”,徐徐图之,不断深入,而不是一阵风先天性癫病能生孩子吗、搞运动。不信,咱们走着瞧!

  过往报道:

  新京报4月1日刊发评论《有没有处罚纪宝成,应让公众知情》,文章称,有消息说,2014年12月9日,前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及人大现任几位领导被叫到教育部,随即宣布了对纪宝成的处罚决定,取消副部级待遇,勒令辞去所有社会兼职。这个消息没有得到官方的确认,有媒体也因此说这是一个“不公开”的宣布。从去年12月9日至今,时间已过去110多天,有关部门却迟迟未能公开这一消息,也没有进一步解释,这种做法实在让人费解。

  昨天,这条未经有关方面证实的教育新闻在不断发酵,被流传,被猜度,而教育部和人民大学均未对此作出回应。

  教育部语文出版社社长、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发表微博称:

  近期不断接到记者电话询问纪宝成,请我证实有关传闻。我答:我早已经不是教育部新闻发言人,也未出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发言人,同关注,同求证。刚刚又有记者电话询问,我答:请见今日新京报二版:有没有处罚纪宝成,应让公众知情。再问,我答:同关注,同求证。

  同关注,同求证,不知该向谁去求证。网友老不懂先生留言说:“您还是教育部的领导,更重要的是,多年了,记者们仍信任您,这是对您过去工作的肯定。”对此,王旭明的回复是,所以,我既欣慰又内疚。

  坊间传言,纪宝成被党纪处理与人民大学原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涉嫌职务犯罪有关。2014年11月26日,蔡持假护照出境被截,被证实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当时,王旭明曾发表博客文章《对人民大学的十一问》,文章中的问题包括:

  1、据报道,蔡案发后,人民大学新闻中心回应称,因为对蔡荣生的调查尚在进行之中,所以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但是学校对反腐倡廉的态度一向非常坚决和鲜明,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如确有人涉及违法乱纪问题,人大将依纪依规严肃处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学校真的“反腐倡廉的态度一向非常坚决和鲜明”,何以这么长时间内连一个作案手段并不高明且网传不断的中层干部都查不出来?

  2、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蔡是学校中层干部。按照干部管理权限,蔡应由学校党委管理、纪委监察。请问对反腐倡廉的态度一向非常坚决和鲜明的书记校长和纪委是如何管理、人大纪委又是如何监管你的属下的?

  3、今年9月27日,中央第十巡视组在巡视中国人民大学后,曾反馈称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惩防体系建设,特别是财务管理、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请问巡视组所言这些谁该负责?

  4、据了解,从2010年起,网络上就有材料举报癫痫病哪里治疗的最好蔡荣生招生腐败。对于这些举报人大是否启动了调查,是否有结论?

  5、有公开信息显示,蔡荣生曾经担任万家基金等7家公司的独董。其中高鸿股份、龙江交通和东华软件为上市公司,薪酬分别为5万元、6万元和8.57万元,任职时间达7年。这些都是违反国家规定的做法,为何长期无人干预?

  6、蔡从2003年开始担任招生就业处处长,10年间其所作所为并不隐晦,为何长期无人监管、学校领导和相关部门是否存在失职渎职问题?

  7、据报道,多位人大的老师和学生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蔡荣生和人大在招生上的“黑幕”早有耳闻,所以看到他或因招生问题被调查的消息并不惊讶,在蔡荣生被纪检部门调查消息曝光前,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就发表博客称,“两年多前我就认定,中国人民大学的自主招生肯定会出问题。”“100万上人大,大家都听说过。”一位参加过人大艺术特长生考试的学生则说,跟清华等其他学校不同,人大艺术生的考试评委和考生之间是不拉帘子隔开的,也就是说,评委和考生互相都能看见,“很容易有猫腻”,所以开学艺术团训练的时候,老师发现有些艺术生其实水平很差,就会吼他们“你们都是交了多少钱进来的?”。以上报道是真的吗?请新闻中心核实并及时回应。

  8、据传,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女院长胡娟协助调查,是吗?对于这位传奇女士,网上有大量传说,请允许我再次用这个词“对反腐倡廉的态度一向非常坚决和鲜明”的学校回答下,关于胡的传说是真的吗?如果是造谣,就请按500次原则处罚造谣者,如果是真实的,人大请告知公众,回答!

  9、人大蔡发生的一切,案情并不复杂、解决起来也并不困难,但是,就是无人过问和解决,一定要等到蔡闯海关才被抓吗?还有多少未闯海关的蔡在埋伏着、在重用着?人大党政领导和纪律检查部门责任何在?

  10、人大蔡事件,也许后面还有更多震撼,但无论还有多少事情发生,我们都会问:如果一个学校的党政领导管不住、管不了,甚至根本不想管下属部门和人员,该怎样追究其责任?

  11、人大蔡事件无论如何也是一个负面事件,同许多高校一样,在这样一个公共危机事件发生时,依然沉默、冷静有余,及时回应和积极应对不足、严重不足。我的问题是,作为大学,同时又拥有国内不错的新闻、传播专业和一大批这方面专家,能不能在化解公共危机、政务公开和与网上舆论、尤其微博竞争反腐公信力方面有点作为?

  王旭明的十一问还在耳边呼啸,问题都悬而未解,纪宝成到底怎样了?养一只大老虎他得到了多少好处?他的他的罪过有多大?我们只能与王旭明一起:“同关注,同求证”。

 相关文章

相关养生